登录 | 立即注册 | 找回密码

病房来客

发布者: 马明葆 | 发布时间: 2019-12-26 22:31| 查看数: 165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本帖最后由 马明葆 于 2019-12-26 22:51 编辑


1988年夏天,轩海因病住进了学院的附属医院,201病房设有二张床,住着轩海一人。轩海当时想,这比8人的宿舍待遇好多了,也安静得多,他甚至有一种如愿以偿的感觉。
学院的医院坐落在绿树掩隐、名花异草争奇斗妍的后花园中。轩海感觉住在这里很舒心,后来,事实遂了轩海的心愿,在这里一住就是一月有余。
伏天的热浪袭击金城的时候,人们热得恨不能钻进地下去避暑,很多人光着身子躺在地板上睡觉,轩海却盖着两个厚厚的被子,整天迷迷糊糊地睡着,感觉不到一丝的热意。同学艾提打趣说:“上帝恐怕选中你了,再这样下去上帝会召见你的。”
负责201病房的老护士几次问轩海想不想家,想给家里人说点什么吗。轩海不明白老护士的意思,轩海说马上就要放假了,就能回家了。
201病房一直住着轩海一个病人,同学白龙有时晚上来住另一张床,他说宿舍太吵,还是这里安静。但轩海发现白龙有时晚上来的早,有时来的迟,来迟了住院部的门上了锁,白龙就绕道后花园,从窗户爬进201房间。201虽然在二楼,可是有一颗顺着墙的大柳树,树稍直达楼顶,树干恰好对着201的窗户,离窗户只有50公分左右,对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爬梯。有一天晚上轩海回去太迟了,也只好爬树从窗户进入,何况白龙当时是院体操队队员,身体棒棒的,顺着树爬进窗户也不在话下。所以,轩海对白龙爬树翻窗进入房间并不感到惊奇。
白龙来得迟,也不和轩海说话,直接躺在床上就睡了。早上也走的早,等轩海醒来已不见人。
可是有天晚上发生的事却让轩海吃惊不小,那种恐怖感是无法用语言表达恰当的。这天晚上白龙来的早,恰好医院又停电,里里外外一片黑暗,轩海和白龙俩说了不多的话就睡了,大约又是凌晨一点那个时辰,轩海感到空气绷得很紧,浓浓地罩住病房,这时,睡意朦胧中轩海看到一个人影从窗户钻了进来,轩海知道是白龙又来了,所以和平常一样只顾睡他的觉。但是,这次和前几次不同,白龙并没有马上上床睡觉,而是站在地上望着那张床。轩海欠了一下身,这一转身却让他大吃一惊,脑子“嗡”的一下,整个头都麻木了,轩海发现床上也睡着一个人。他突然想起白龙昨晚早就睡在这里,那地上站着的人又是谁呢?此时,一种浓浓的恐怖气氛笼罩了整个房间。就在轩海恐慌不知所措时,只见那人像陀螺一样在地上旋了一下从窗户出去了。
这一夜他再也没有睡着,天亮了轩海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好窗户,插上插销,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再也不敢开窗了。他告诉白龙以后晚上早点来,并说明了原因,白龙却很不在意地对轩海说:“你是不是发烧出幻觉了?”
接连几天晚上什么事也没有发生,什么动静都没有。
有天白天轩海在昏睡中感觉有人从门上的通风往进钻,然后隐隐听到噼里啪啦的脚步声,好像二到三人穿着拖鞋向他走来,轩海当时认为是大夫和护士来了。当他们靠近病床时,突然梦中一个雷鸣电闪把轩海吓了一跳,就在轩海受到惊吓的一瞬间,感觉一个东西倏地一下跳上他的身,牢牢地压住了他,心脏随之出现窒息的痛。这时他仿佛看见一个巨大的蜘蛛罩住了他的全身,那几个毛茸茸的腿和鹰爪一样的爪子让轩海感到肮脏和厌恶。好在轩海那时胡乱的练过气功,可以用意识指挥手和足,轩海发出“打”的指令,“通、通”两脚登出,随着被子落地,轩海醒了过来。房子里静悄悄的,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这件事刚刚过去,轩海惊魂未定,有天晚上又出现另一种令人不可理喻的事情。这天晚上白龙没有来,半夜里轩海在熟睡中被人推了一下,差点从床上掉下去,轩海惊慌地坐起来,看看床前和房间没有发现有人,轩海又看看床下面,床下空荡荡的。轩海确定房里没有人的时候就怀疑是自己做了一个噩梦,于是又躺下睡觉,正当轩海昏迷欲睡时感觉又被人猛推了一下,这次很明晰的感觉到了,绝不是做梦,并且这次力量更大。就在落地的一瞬间轩海猛然翻身站在了地上。轩海慌忙拉开了灯,发现房子里空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,轩海突然感到了一种奇异的恐惧。
轩海在床上坐着,过了好长时间才渐渐地安静下来,而后熄了灯,还是在床上坐着,不敢入睡。这时他听见外面下着大雨,他走近窗前,打开窗户,望着窗外雨中的花园。
这夜雨很大,淅沥哗啦地下着。花园中高大的电杆撑着一个个大瓦数的路灯,照着雨水洗浴的花园,洗去尘埃的树木今晚格外翠绿。苍松挺拔,翠柏摇曳,云杉直刺灰幕,好是精神。而平日里争奇斗艳的花木经不住风吹雨打,缤纷花瓣在雨中飘零,随水漂向远方,一种凄凄切切的感觉。
就在轩海看着雨夜的花园发呆的时候,隐隐听见一种凄切地嗥叫声,那声音似人哭,又似狗嗥,一阵一阵的,在雨中飘曳,游走不定。轩海竭力循着哀嗥声寻找,但什么也没有发现。过了几分钟那嗥声突然增大了,感觉就在最近的一个电杆下,电杆下被路灯照得很亮,轩海睁大眼睛仔细看,但什么也没有。轩海仔细地辨别这声音到底是人哭还是狗嗥,但终究还是没有辨别清楚。
雨越下越大,借着灯光,雨滴向蜂群般飞落,几滴雨滴飞进窗户落在轩海的脸上,感觉到十分清凉,风一阵一阵地吹着,带着树木的清馨和花木的芳香,那气息真是令人陶醉。
但是,就在轩海陶醉在雨夜的花木清馨中时,不知不觉中好像有人在抬他的脚,从两个脚底往起抬。轩海好像没法反抗,身不由己地往窗外飘,不知怎么个过程还没有弄明白,一下子轩海就站在了花园里。正在轩海莫名其妙时,突然呼啦一下整个花园变了方向,变了方向的花园一下子变得十分陌生。这时天空也被一个巨大的黄色幕帐裹得严严实实,那黄色的幕帐颤抖着,轩海的心跟着那种颤抖在发怵。这时,突然 “咔嚓”一声,他身边的一棵树好像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打断了,轩海回头看着那棵树,那棵树不但没有断,而且树叶也没有动,只有雨点落在树叶上那种细小的弹动。接着远处又一声巨大的“咔嚓”声,当轩海慌张的向远处张望时,他身后又发出一声“咔嚓”的断裂声,惊得他心惊肉跳。这“咔嚓”声忽远忽近,此起彼伏,令人毛骨悚然。正当轩海准备逃离时所有路灯突然全灭了,一种窒息的黑罩住了花园,轩海在恐慌中环顾着四周,四周全是那种窒息的黑。轩海在莫名的死寂中摸索,突然听见头顶上方“哇”地一声惨叫,那惨叫声长长的,撕心裂肺,接着“啪,啪”树上落下两只类似猫的东西,互相撕咬着滚进了树丛。这一下惊得轩海的元气四处飞散。轩海摸索着往前走,突然灯又亮了起来,可是,面前又出现一个无比巨大的深渊,边缘哗啦啦地向下倒塌,边缘迅速塌陷直逼他的脚下。就在他惊慌不知所措的时候听见一个声音大喊:“快闭上眼睛,闭上眼睛就掉不下去了!”那声音不是通过耳朵听到的,而是直接渗入他的脑子的。轩海来不及多想,赶紧蹲下,两手蒙住眼睛。
过了好长一段时间,轩海用手摸摸地面,感觉没有塌下去就睁开了眼睛,花园依然是一片漆黑。这时,他突然感觉不妙,“我是不是已经死了。”他想。轩海这么想着,开始寻找他还活着的证据:我有呼吸、我的脉搏还在跳动、心脏比平时跳得更加有力、掐掐皮肤还能感到疼痛。“我一定还活着。”轩海自言自语道。“不好,也许死了的人都认为自己还活着。”轩海又想。轩海思来想去也无法判定自己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……

最新评论

小小说推荐
    联系我们
  • 电话:0371-67183791 0371-67183795
  • 传真:0371-67449795
  • 地址:郑州市伊河路12号
    关注我们
  • 微信公众号:xiaoxiaoshuoxk
  • 扫描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
  • 专业的在线小小说网站

Copyright@2001-2016 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ived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 

Powered by X3.2 Copyright
© 2001-2016  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
关于我们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郑州小小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( ) 

GMT+8, 2020-1-26 20:54 , Processed in 0.098109 second(s), 32 queries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 河北快三